我们在路上

日期:2014-10-14 来源:荆州市人大常委办公室

  几十年前,当我的祖父母还年轻的时候,大家都识字不多,民主的观念还很浅薄,但已学会用豆子表达自己的选择,这恐怕就是中国民主的最早表现吧。

  村里的广播里宣传着代表大会,说人民民主的最好实现形式,就是人民自己当家作主;所有的国家大事,都由人民群众选出的代表们来决定,大家面面相觑,原来自己有这么大的权力。

  那时候,国家还很穷,我们也很穷,几乎没有多少人关心国家、政治大事,大家只忧心每年的收成,担心没办法养活一家老小。

  之后的十年,所谓人民代表大会突然销声匿迹,仿佛从未曾出现过,大家都埋头苦干,仅有的娱乐就是收听样板戏和背诵语录。

  再后来,我父母还年幼的时候,人民代表大会再次进入人们的视线,并从此不断加深印象,逐步影响着人们的生活。

  报纸上开始讨论温饱问题,说贫困的乡村一家人只穿一条裤子,而党的目标就是改变这种状况,带领大家共同奔小康。

  那年春天,一位老人在南方画了一个圈,又与英、葡达成协议,中国政治发展史由此翻开了新的一页。

  之后的日子越来越好,报纸上不再出现温饱二字,关于民主问题的讨论越来越多,大家更加关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政治走向何方。

  贫困村也不再只有一条裤子,留守儿童和老人成了新的难题;香港和澳门顺利回归,“一国两制”顺利施行;台湾开通了自由行,去看过的朋友说也就那样子。

  我在不断的成长,成长……

  世界不断在改变,改变……

  我们也是,不断的变化,变化……

  变得开什么都能成,干什么都顶尖。

  奥运会顺利举办,世博会也不在话下;我的家乡甚至举办了省运会。

  GDP超过了德意志,干掉了小日本;发电量超越美利坚,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

  有人说,全球最大的钢铁生产国是中国,第二是河北,第三是唐山,我们不再捉襟见肘,开始操心产能过剩。

  美国换了一个又一个的总统,他们打完了伊拉克,又打阿富汗,再打利比亚,终于再也没钱去打叙利亚。

  那个小黑总是愁眉苦脸的,他实在太苦逼,没赶上好时代。他的国会忙着吵架,政府等待关门,推出的政策骂声震天……

  台独、藏独和东突还在折腾,大人们虽然关心却不再紧张。反而说,他们绝对长不了,统一和谐共同发展才是大趋势。

  吉利买了沃尔沃,联想电脑成了全球第一。

  全球一半的高铁是我们制造,日法德加忙着争论,是谁让中国偷走了核心技术;英国忙着示威,抗议中国铁路铺上了英格兰的土地。

  我们才没空搭理他们呢,我们忙着把机床卖给德国,把导弹卖进北约。

  美国人宣布判决,说中兴和华为是邪恶的企业,哦当然,这份名单上少不了北方工业和中国精密机械的名字;WTO的案子总要提到中国的名字。

  我们的航母已经下水,挂弹起飞的舰载机让美国人都为之恐惧,我们的领海领空不再任人宰割,钓鱼岛始终是中国的领土,南海从来不曾从我们的版图上消失。

  歼十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我们开始对外公布,歼二十已经试飞,不日即可批量生产。

  卫星完成了编队,导弹打进了太空,玉兔在月中漫步,天宫1号与神舟们在空中对接。我们说,接下来就做个空间站吧。

  时针不停在走动,走动……

  中国不停在前进,前进……

  迈开的步伐稳健而有力,发出的声音庄重而威严。

  有一半的欧美人提起中国,说那才是最强经济体。

  生活越来越好,问题也越来越多,视野越来越广阔,想要的也越来越复杂。

  但回首过往,我们已然站在了近百年来最好的时刻。

  人民代表大会已经经历60年,新中国已经六十五岁华诞,按中华惯例,应该准备步入辉煌。

  我在此深深祝福,祝愿中国特色民主不断进步,人民生活更加幸福!

  祝愿我们伟大的祖国永远繁荣昌盛!

  我愿用一生来伴之行,看那新的灿烂和辉煌!

  我们一起在路上,我们一直在路上!

(责任编辑:荆人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