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孙叔敖衣冠

日期:2019-01-31 来源:荆州日报

做官的人要有性情,才能活出几分滋味,也才能在官位上做出点什么。我看清乾隆年间的荆宜施道观察史来谦鸣就是这么个人。

他敬重楚令尹孙叔敖,去沙市北郊看了孙叔敖当年砸死两头蛇,而后埋蛇处的蛇入山,回来就写了首《七绝。蛇入山》:“楚相当年泣母慈,至今阴德令人思。空山何处埋蛇迹,古树荒台应有祠。”他还真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为了让孙叔敖“应有祠”,他又来到沙市便河向西转弯的一个阜头上,指着一个坟头对下人说:根据众多志书的记载,这里就应是“孙公葬处”。下人听罢喏喏,忙着修墓立碑,于是今天沙市春秋阁东南侧才有了孙叔敖衣冠冢,让我们在清明时还有个缅怀先贤的去处。

明清时期形成的“两沙运河”,即从沙市到沙洋的运河,是一条沟通长江与汉水两大水系的通道。南来北往的货物与人流,通过木划船天天从这里过往,船转弯时人就会看见那座高隆的衣冠冢,也就会念及孙叔敖这位贤相。因此,来谦鸣实在是个很会为名人选纪念地的人。

1933 年修沙市中山公园时,孙叔敖衣冠冢是整修了一回的。坟头高培不说,在气派的牌坊式墓碑上,国民党军第十军军长兼沙市市政整理委员会主席徐源泉还亲笔题写了“古之真人”四字,以示对先贤的敬重。徐是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二十八个上将之一,论官阶他的官做得比来观察史高,但行事时的性情却是一样的。徐也真是个人物,在战乱连连的时代,他居然带着沙市士绅们一起修了五条马路、一个公园和一个体育场。蒋介石为此还题写了“有物有则”四个字。这话典出《诗经》,孟子在《孟子。告子上》中也引用过,意思是万物都有法则,可见当官自然也应是遵从这条法则的。

现在的春秋阁处,在上世纪的二十年代曾有一座香山寺,后来失火烧掉了,留下一个大坑。后来沙市市政整理委员会的人建公园,征地时挖了不少无名氏的尸骨,就集中在大坑中火化,而后又将金龙寺的一座戏楼残架移来,在坑基上建了春秋阁。

从文献上看,这春秋阁初建成时是准备叫“景敖阁”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改成了春秋阁,供起了关公,李宝常先生还写了幅对子挂在门上。

从沙市城区去沙市公园大门的那条路,其北段曾叫游敖冢路,现在叫公园路。其实当初若将春秋阁叫景敖阁,今天的公园路仍叫游敖冢路,再将与孙叔敖衣冠冢隔河相望的老郎庙复建起来,那城市中崇贤的楚文化氛围就会浓烈许多了。

司马迁在《史记》中将孙叔敖称作“第一循吏”是最恰当不过。这位先贤是个有文韬武略的旷世奇才,正是有了他的辅佐,楚庄王才能“饮马黄河,问鼎中原”,成就一代霸业,使楚国郢都真正成为楚文化的发祥之地,让荆州百姓至今仍可沐其恩泽。

如今在孙叔敖衣冠冢处建起了楚梅园,园中树立了汉白玉的孙叔敖雕像,还有一些宣扬其功绩的诗画碑石。其实像孙叔敖这样的人是个喜静的人,从他对他儿子的态度来看,他也就是为儿子求过几亩薄地,犬子若无才,日出而耕,日落而息,平安过小日子即是最好人生。像他这样的人行事,讲的就是合适,从不张扬浮夸,凡事少一分尚可,多一分则嫌过了。

清康熙年的贡生宗湄是江陵人,他曾写有一首《五古。敖玉冢》,其中有两句是这样写的:“霸业亘千古,秦晋岂伯仲。令德在人心,至今犹歌颂。”孙叔敖行政时并不会想到后人将怎样去评价他,他也就是个性情中人,所思所行不外乎强国富民。他这胸怀,倒是值得我辈,特别是在官位上的人去秉承的,否则就真“不如回家卖红薯”了。